<track id="6bcjf"><span id="6bcjf"><td id="6bcjf"></td></span></track>

  • <menuitem id="6bcjf"><dfn id="6bcjf"></dfn></menuitem>
      <tbody id="6bcjf"></tbody>

      1. 萬物可愛 世界不壞

        年末將至,回看2020,實在不算可愛的一年。一顆心始終懸著,我們格外需要治愈,需要見之忘憂的陪伴,所以才會有那么多人在動物森友會的島嶼中流連忘返,在繪本動漫的世界里尋找被接納的安全感,樂此不疲地抽盲盒收集玩具做伴……因為那些可愛的元素,只一眼,就讓人覺得天真又浪漫。

        萬物可愛 世界不壞

        順時針:陳小桃、寂地、Yoyo Yeung、郭斯特

        年末將至,回看2020,實在不算可愛的一年。一顆心始終懸著,我們格外需要治愈,需要見之忘憂的陪伴,所以才會有那么多人在動物森友會的島嶼中流連忘返,在繪本動漫的世界里尋找被接納的安全感,樂此不疲地抽盲盒收集玩具做伴……因為那些可愛的元素,只一眼,就讓人覺得天真又浪漫。

        日本學者四方田犬彥在《論可愛》一書中曾描述,人們之所以容易被萌文化俘獲,是因為“萌”是不守護它似乎就很容易受到傷害的小東西,擁有將人們引領到漫無目的之夢想世界的能力;一旦施了“萌”這種魔法,無論多么平凡的事物,都會迅速充溢著親切感。我們采訪了四位可愛的治愈系創作者,她們用自己的經歷和感悟煲出一碗碗御寒的暖湯,告訴我們除了萌萌的表象,可愛是在溫柔地化解尷尬,給傷心換一副面孔,是哪怕心里破了個洞,讓它透透風也無妨的豁達。

        如果生活不夠可愛,就拍拍心上的灰,讓心情明朗起來。這樣始終懷抱希望向前看的我們,依舊無敵可愛。

        萬物可愛 世界不壞

        陳小桃

        陳小桃 26 歲

        《野萌君》 系列表情包創作者,代表作《熱干面加油》《穩住,炸醬面》

        不怕不慌,我們還能繼續可愛

        沉重現實前,容得下一點天真嗎?野萌君表情包創作者陳小桃用“一碗熱干面”證明了:可愛不會讓我們在現實世界迷失,反而讓我們更能擁有相信的力量。

        年初疫情最嚴重的那會兒,武漢封城。她每天起床打開手機,覺得自己被各種消息壓得喘不過氣。

        她試圖畫些溫暖的作品紓解,于是創作了《全國美食為熱干面加油》的漫畫。煎餅果子、肉夾饃、大閘蟹、小雞燉蘑菇等各地美食,都化身卡通人物,戴著口罩圍在醫院窗外,為躺在病床上的熱干面加油。這幅畫被網友大量轉發,甚至出現在了武漢的方艙醫院中。她的畫讓相隔千里的人,跨越萬難地同框,引起了無數共鳴。

        當一根戴著口罩的山東大蔥、一只來自廣東的粵式蝦餃的目光里都充滿善意,比一句“隔離病毒不隔離愛”來得更讓人信服。網友在她的作品下評論“:佛跳墻寶寶的口罩沒有戴好,大家快點提醒它”“大蔥都生病了,但是依然想要照顧好熱干面”……每個人的心里都藏著這種天真看世界的態度,她也從中再一次確認,可愛自有其強大的力量。

        陳小桃的職業是原創作者。自2015年起,當時還在讀大學的她就創造了野萌君的動漫形象,這一系列表情包累計下載超過3.8億次,累計發送量超過100億。這個數據代表的是,在無數用文字和語音無法完成的對話里,是野萌君和它的小伙伴,用可愛和善意的形象,填補了那些需要表達但又不知該如何說的失語時刻。

        在設計野萌君時,陳小桃把它想象成一個能讓人會心一笑的、呆萌暖心的存在。它是因為太愛睡懶覺,以至于把黑眼圈都睡沒了的熊貓,但后來總被不明真相的人當成河馬。身材圓滾滾的,只有兩粒小小的眼睛,透著股人畜無害的懵懂和天真。雖然“貴”為熊貓,野萌君也需要上學和上班,會打雞血說“我愛工作”,會偷偷“摸魚”,生活里的酸甜苦辣沒少嘗。她從生活里捕捉到那些開心、難過、尷尬或孤獨的場景,讓野萌君用獨有的可愛姿態在里面“摸爬滾打”。

        有時小桃也會被粉絲的反應萌到,“之前有人給我留言,說雖然我是一個30多歲的漢子,但我還是很喜歡野萌君,請告訴我,我不是一個人。結果真的有人回復他,兄弟你不是一個人?!毕矚g可愛的萌物不是女生的專屬,所以她沒有具象野萌君的性別和年齡,這樣大家都能從它的身上繼續看到自己的影子,也讓那些在現實生活中在別人眼里可能與可愛無緣的人,擁有萌一把的權利。

        疫情時曾有人質疑,對可愛的依賴是對現實的逃避。但小桃覺得,“逃避是明明發現了問題還不面對,通過可愛的表達讓自己心情好一點,可愛,也是面對現實的一種態度?!闭缒切┬哂诟吧舜蚪坏?,于是先發一個表情去破冰;被上級催促后,用可愛的表情緩解緊張;擔心自己的語氣太嚴肅,所以每句話都要配上萌萌的表情包的人……他們都在可愛地解決問題,也許那姿態并不算多偉岸,但背后,是不應被低估的沉甸甸的勇氣。

        Q&A:

        你曾經被什么治愈過?

        陳小桃:我喜歡看一部漫畫叫《角落生物》,設定的一群小生物都喜歡窩在角落里,正好對應了那群不太愛表現自己,或者是一出門就喜歡把自己隱藏起來的人??赡苣銜X得這是一種弱點,但是看到了這些作品,發現世界上也有很多這種可愛的小東西陪著你,就會覺得這不再是某種缺陷,反而是獨一無二的特別之處。

        2020 經歷過的哪個瞬間讓你覺得,生活還不算太壞?

        陳小桃:我畫完“熱干面加油”的漫畫后,收到了很多私信,武漢的朋友留言說因為這幅畫他們感受到了溫暖與希望,還有好多學生自發地臨摹了這幅畫,去做黑板報,公益活動等等,我畫漫畫的初衷是希望把溫情傳遞給大家,沒想到大家又以各種方式把這份力量傳遞給了更多的人。

        萬物可愛 世界不壞

        寂地

        寂地 37 歲

        繪本漫畫家,代表作《MYWAY 我的路》、小說 《踮腳張望的時光》

        心里的洞,畫筆去縫

        眼前是深深淺淺的藍,有人將它定義為悲傷,但在繪本漫畫家寂地看來,那是一種安靜的快樂,里面藏著大海和天空的廣闊。舉起畫筆,她對顏色的運用時常打破常規,這不僅讓她畫中的世界如夢境般唯美,也讓她的畫作傳遞出奇妙的安慰人心的力量。

        出道16年,出版25本書,寂地的創作始終都圍繞著“治愈”二字。十幾年的跨度里,那些深夜里獨自捧著它入睡的少女都長成了大人。在這一系列以旅程串聯的繪本中,寂地讓主角V先生和少女小浣一路與各種陌生人相遇,聽他們講述一個個關乎孤獨、成長、夢想、愛情的故事。她相信人并不孤獨,一個人亮出自己的傷口,將其縫補,無形中就能安慰到另一個背負著疼痛卻發不出聲的人。

        她是從人生的黑洞里闖出來的幸存者。小時候,父母離異,她經常轉校,孤獨和被拋棄的自卑感變成了畫筆下的圓圈、火柴或一片藍;只有在畫畫時,她才能獲得平靜,但在終于因為成績差變成藝術生之前,她還會因為手上的水彩痕跡挨打;2004年10月,21歲的她憑《MY WAY》獲得了中國動漫金龍獎最佳繪本漫畫獎,一直鼓勵她追夢的媽媽想陪她去領獎,但她因為不好意思拒絕了。一個月后,與她相依為命的媽媽因為一場車禍意外去世。當悲痛還沒來得及被消化,她還需要靠連載漫畫掙學費養活自己。

        在那段時光里,她除了上課就是畫畫,用畫筆蘸取現實命運的沉重,混合所有她需要的顏色,為自己畫出渴望的光與暖。真實地在黑暗里跋涉過,她慶幸自己能靠繪畫療傷,同時也意識到,跟手握畫筆的自己不同,這世界上還有很多人甚至無法好好表達自己的傷心。她開始有意識地把治愈作為自己的命題?!爱斘倚枰獪嘏?,或許有人也剛好需要?!奔诺叵?,她可以用繪畫和文字溫暖自己,而如果它們對這個世界,給在黑夜中同行過的人帶去一點治愈的安慰,那就是非常幸運的。

        故事被畫出來的時候,寂地無法設想誰會與它們相逢,但有些讀者會主動找到她,跟她分享人生遇到的每件大事,從高考到找工作,再到結婚生子。沒有新書出版的日子,寂地會在微博上同一百多萬粉絲分享自己跟丈夫在大理充滿煙火氣的生活:花草樹木、小貓與狗、天空晴朗、晚霞翻涌、家常飯菜……偶爾也會訴說創作的苦惱,但最常發的是一幅幅溫柔的小漫畫。

        她覺得,軟綿綿的話里其實沒多少治愈人的力量,治愈首先要面對現實,而在繪本的世界里,我們可以有另一種擁抱現實的方式。就像,命運如果給了你一片憂郁的藍,你可以把它看成可以游泳的大海。

        Q&A:

        生命中經歷的好與懷,哪個對你的創作影響更深?

        寂地:好的部分賦予我幽默感,壞的部分賦予我深度。它們都是一首歌里的音符,所有經歷我都感激,并且努力去喜歡,去消化。雖然壞的我不怕,但還是希望好的多一點吧。

        有時候,“治愈”和 “雞湯”可能就一步之遙,兩者之間的差異是?

        寂地:它們天差地別,無法比較。但很多雞湯喜歡給自己貼治愈的標簽,時間久了,人們對詞語的感覺就模糊了。我覺得治愈是最用心的廚師用最好的材料精心烹制的食物,裝在樸實無華的碗里。雞湯是別人吃剩的地溝油泡面,裝在高級的漂亮盤子里。

        最近你被什么治愈過?

        寂地:能治愈我的,常常是殘酷而堅強的作品。最近我讀了季羨林的《牛棚雜記》。雖然從未有人這樣定義它,我卻覺得它是治愈的。在浩劫年代經歷了種種不公平的殘酷傷害,他依然熱愛自己的生活和工作,保持了樂觀和幽默,令我非常感動。

        萬物可愛 世界不壞

        Yoyo Yeung

        Yoyo Yeung 24 歲

        潮玩設計師、插畫師、雕塑家,代表作品 盲盒Kenneth 系列

        成年人要的驚喜,一個盲盒就能裝得下

        如何毫不費力地體驗一段迷你版的冒險,給生活來點驚喜和新鮮?95后潮玩設計師Yoyo Yeung的建議是,抽個盲盒試試。盲盒的概念起源于日本的福袋,里面裝的通常是卡通玩偶,不到打開的那一刻,都無法預料買到的款式究竟是什么。Yoyo把那些注入了自己情感的玩具藏進盒子里,等待它們成為下一個童心未泯的大人生活里閃著光的小期待。

        作為盲盒設計師,Yoyo自己也抽盲盒。那是一種特別矛盾的心理—“會一邊默念自己想要的款式,但同時又會冒出另一個‘可能越想要的越抽不到,還是想點別的吧’的念頭?!焙ε略竿荒艹烧?,卻又忍不住期待,在盲盒面前,每個人都會心跳加速。你知道某個盒子里一定藏著它,也許是下一個,也許是下下個。一旦抽中了心心念念的隱藏或者限量款,那種突如其來的幸福感對平淡生活來說格外治愈。也許對盲盒的“癮”,不是每個人都能理解,但它的魅力恰恰不在于簡單的“購買”和“得到”,反而是因為可能得不到,得到才更讓人執著和珍惜。

        成長,是Yoyo設計的第一套盲盒“Kenneth的平行世界”的主題。這個靈感來自Yoyo 2016年在英國坎伯韋爾藝術學院創作的畢業作品,玩具不能只有風格,Yoyo相信,它還需要觸動人心。在為他人制造驚喜前,她首先治愈了自己。kenneth的原型是Yoyo在逛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時看到的一只耳廓狐標本—這是世界上身形最小的狐貍。在獨自留學海外的時光里,她用從各處收集來的玩具、毛絨娃娃和藝術品填滿了自己的房間,也包括這只在博物館買回的耳廓狐毛絨玩具。最孤單的時候,總是這些毛絨玩具,接受她的害怕與脆弱,支撐她的內心世界。她想,在平行世界里,也許每只毛絨玩具都有自己的靈魂。所以,她構思了一個故事—耳廓狐毛絨玩具Kenneth陪伴在小女孩的身邊,因為小女孩對它純真的愛,Kenneth被喚醒后,獨自踏上旅程,經歷冒險去看更大的世界。

        除了kenneth,因為小時候愛看蝙蝠俠,Yoyo還創造了以蝙蝠為原型,有著靈動大眼睛、招風耳和豬鼻子的外星小蝙蝠Yok i。它披著厚厚的斗篷和圍脖,跟冬天時因為渴望安全感,所以愛用圍巾和外套裹住自己的Yoyo很像。同樣的斗篷也曾出現在耳廓狐Kenneth的身上。在Kenneth最新的魔法師系列里,它褪去了小時候的嬌憨,變得目光篤定,披著斗篷,像隨時可以保護小女孩的戰士。Yoyo在盲盒里留下一張字條“:隨著女孩的成長,慢慢獨立的她不再需要玩具的陪伴,而漸漸成年的Kenneth感受到是告別的時候了?!?/p>

        在真實的世界里,長大了的小女孩在人生不同的階段會遇到不同的人,她與他們一一告別,并安慰自己離別并不一定是難過的?!?就像我們每個人長大了都需要離開家的懷抱,出去冒險,只有經歷了磨煉,才能慢慢找到自己的目標?!倍氐阶约旱姆块g,看到玩具們都還在,像是守護者,給她足夠踏實的陪伴。就像城市里雖然看不見流星,但至少,大人們還可以對著盲盒許愿。

        Q&A:

        你會怎么去形容被可愛治愈的感覺?

        Yoyo:感受的事情很難去用語句具像化。我覺得可愛是一種發自內心的純真,我理解的治愈, 也許就是欣賞大世界中小萌物的美好吧。

        相比于人或真實動物的陪伴,玩具的陪伴特殊在哪兒?

        Yoyo:我很喜歡與動物接觸,覺得能夠卸下所有的包袱和面具去開心面對,它們都很單純,而我也能保持內心的單純,所以我的創作也是以動物為原型。玩具除了本身角色設定能夠讓人產生情感寄托,你也可以賦予它新的故事,還可以隨時隨地攜帶。每一次收集回來的玩具,都會保留著一段回憶。圍繞在身邊的時候總會覺得很熱鬧,而且每個階段對于自己收集品的理解又有不一樣的層次,我覺得很有趣。

        萬物可愛 世界不壞

        郭斯特

        郭斯特 36 歲

        動畫導演、粉絲千萬的漫畫作者,代表作《怪物先生》《有狐:給我來個小和尚》

        可愛雖“ 淺薄”但有用

        瓷磚上有一道縫,那是別人眼里礙事的裂痕,而郭斯特會在腦子里描摹出它的形狀,這里補一只耳朵,那里補一雙手,想象它可以變成什么可愛模樣。

        身為80后,她的生活里好像并沒有那些“三十而已”的一地雞毛。身邊的朋友總問:“ 都一把年紀了,你怎么還是小孩心性?”她答:“ 年齡是沒有辦法抵抗的,它一定會往前走,但你選擇怎么生活,怎么看待世界,又是另外一回事?!本芙^復雜,向往輕松、治愈向的東西,是郭斯特為自己定下的生活基調。作為動畫導演、微博粉絲過千萬的漫畫博主,在創作時,她也下意識地做著同樣的選擇:主人公經歷了一系列的危機和波折,按照戲劇邏輯,結局可以光明也可以暗淡,但她永遠都選擇上揚的那個。

        2019年,在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進修的郭斯特執導了人生第一部動畫短片《怪物先生》。學校里,其他同學大多選擇做嚴肅類、反思性的題材,只有她在做治愈向的內容。短片講述了怪物先生和一只會時不時放出臭氣的小東西的故事。他們原本生活得非常和諧,但有一天小東西在怪物先生心宜的對象前丟盡了臉面。于是怪物先生把自己和對方都鎖在房子里,直到一場大火逼得他進退兩難,他需要在逃生和重新面對外界的嘲笑前做個選擇。

        故事的結局,是其他小動物合力把他們一起救了出來。當怪物先生醒來再試圖去藏起讓自己丟臉的小東西時,發現原來每只小動物身后都跟著這么一個丑丑的小東西—兔子的小東西缺了一顆門牙;鱷魚的小東西是對眼;當貓咪摘下帽子,它已經掉光了頭發。怪物先生也因此放過了自己。

        這個故事像是郭斯特與自己的一次和解。小時候,她覺得自己個頭不高、成績也不好,哪兒哪兒都是缺點,“我們可能都有自己一直以來想逃避的副本,都有骯臟難堪的一面,可故事的最后,我們都會在自己的熱愛里閃閃發光?!痹诟ヂ逡恋碌摹秳撟骷遗c白日夢》里,她曾讀到,“一個幸福的人從來不會去幻想,只有那些愿望難以滿足的人才去幻想?!彼矚g圓滿的東西,但現實生活里往往殘酷且不盡如人意,所以她就用創作去彌補那些遺憾。

        郭斯特這個筆名就是她最早創作的卡通人物的名字。2012年,她還在一家網游公司任美術主創,因為有感于自己麻木并充滿中年危機的社畜生活,就創造了郭斯特這么一個戴著睡帽、傳遞愛和正能量的小精靈,口頭禪:“ 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以前她也懷疑過,跟嚴肅文學比,動漫是不是太輕巧、不夠深刻。少年時期她看《百年孤獨》,覺得這種大部頭才值得去閱讀。但長大后,再想起這本書,最受觸動的不是奧雷里亞諾上校一生發動了32場戰爭,遭遇了14次暗殺、73次埋伏…… “而是馬爾克斯上校發給奧雷里亞諾上校的電文中的一句話:奧雷里亞諾,馬孔多在下雨?!边@句留在她記憶里的話,讓她感受到無限的溫柔,無限的治愈,還有濃烈的鄉愁?!拔也怕仡I悟到,在現實的那種可以形容為是深淵或者是很殘酷的東西面前,反而這種簡簡單單的溫柔,才是我們最終的追求?!?/p>

        Q&A:

        生命中經歷的好與壞,哪個對你創作的影響更深?

        郭斯特:還是壞的,有一句話不是說“今天的太陽真好,還好昨天晚上沒有死掉”,你只有經歷過那些東西,才會更趨于珍惜,去擁抱明天的太陽。

        你曾經被什么治愈過?

        郭斯特:電影《尋夢環游記》?!斑z忘才是死亡的最終點”,能把死亡這么殘酷的東西給解讀成這樣,真是太溫柔了。我的一個感受是,真人電影帶給人更多的是對自我本我超我的探索,對個體和社會的思考或反思;動畫電影帶給人更多的是溫暖治愈和撫慰人心的力量。我愛動漫,是因為就算今天累得半死要被全世界打敗了,汲取能量后還能獲得面對明天的勇氣。

         編輯:Xian、采訪:凌青、部分攝影:郭航、后期:郭航、視覺:玉清、妝發:劉效麟

        香港三级